欢迎进入天津科技馆党建网

党史纵横

天津党史(一)2019.06.25

崇高风范 烛照未来

中共天津市委党史研究室

家风

 

 家风连着作风,作风连着党风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领导干部的家风,不是个人小事、家庭私事,而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,“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,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,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,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风。”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,老一辈革命家为了民族解放和国家富强不怕牺牲、鞠躬尽瘁。他们坚定的理想信仰、无畏的牺牲精神和严于律己的崇高风范,涵养着舍生取义、忠诚无私、艰苦奋斗的家风传统,值得后人去铭记、称颂和传承。

  不怕牺牲的革命情怀

  张太雷(1898-1927),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重要领导人之一。1915年考入天津北洋大学法科学习,1919年投身五四运动,是五四运动中天津爱国学生的重要领袖。1920年10月参加北京共产主义小组,积极开展工人运动,后到天津组织社会主义青年团。

  1921年,远在苏俄任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中国科书记的张太雷,给妻子陆静华寄回家书,“没有国家民族的昌盛,就不可能有家庭和个人的幸福”,“你可以趁这个时期中多用一点功。你一定要进学堂的,所费亦不算多。学习了可以使你独立……”略有些泛黄的纸片上,有力的笔迹阐述着张太雷投身革命,以及对人生道路选择的无怨无悔。1927年12月12日,张太雷在广州起义中牺牲。他为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献出了年轻的生命,成为中共历史上第一个牺牲在战斗第一线的中央委员和政治局成员。

  1939年,年仅16岁的女儿张西蕾,怀揣着父亲写的家书,追随父亲的脚步,只身一人从老家江苏常州辗转到上海,找到了党组织,义无反顾加入革命队伍。张太雷外孙冯海龙提到外公对他的影响时说道,“我希望我的后代,不只是我的女儿,能够知道他的前辈是怎样英勇奋斗过,把一个积贫积弱的中国变成现在这样富强的国家。把国家和民族的命运,放在个人和家庭命运之上,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家风。”

  江浩(1880—1931),中国共产党天津地方组织的创始人之一。一生为民主革命事业奋斗,被毛泽东称赞为“像松柏那样长青的革命元老”。在江浩的带动和影响下,几个儿女都先后参加了革命。人们称赞江浩一家是“光荣的革命之家”。

  江震寰是江浩的四子,自幼在党的教育、熏陶和父辈的鼓舞下成长起来。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25年担任社会主义青年团天津地委组织部长、书记。在革命工作中,与于方舟、邓颖超等一起,并肩领导天津各界革命运动,深受广大群众尊敬和爱戴。1926年11月23日,正在机关办公的江震寰等6名党员和9位左派爱国人士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。在狱中,江震寰备受酷刑而坚贞不屈,他还留给新婚的妻子一封告别信,其中有“大好头颅待价估……愿卿莫作无谓哭”之句,叮嘱妻子一定要“托孤承我之志,以实现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为期”,并满怀深情地给未出生的孩子取名“赤星”。

  1927年4月18日,奉系军阀张作霖下令将江震寰等革命志士杀害。在绑赴刑场的途中,他们沿途高呼“打倒军阀!打倒帝国主义!”等口号,市人无不为之动容,为之感泣。江震寰临刑前挺身骂贼,拒绝跪伏受刑,连中3弹,壮烈牺牲于天津南市上权仙影院(今南市食品街)对过的空场上。江浩闻爱子遇难,悲痛欲绝,但亦感自豪。同时牺牲的还有赵品三等14人,是为著名的“天津十五烈士”。

  江浩之女江韵清,幼年曾随父在北京读小学。江浩每次探家都向子女讲授革命道理。江韵清高小毕业后赴上海学习。正在上海工作的江浩时常鼓励她经受斗争锻炼,并介绍她读马列主义书籍。1924年秋,江韵清经于方舟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,1929年在天津从事地下工作。江韵清和丈夫以家庭作为掩护,协助党的地下工作。给冀东筹款,购买军用物资,收集敌伪情报,掩护抗日人员出天津,输送爱国青年到抗日根据地。

  舍家为国的家国情怀

  张伯苓(1876—1951),原名寿春,字伯苓,生于天津,是中国著名教育家、奥运会在东方的最早倡导者,被誉为“中国奥运第一人”。他把教育救国作为毕生信念,创办南开中学、南开大学、南开女中、南开小学和重庆南开中学,形成了著名的南开教育体系,为国家培养了大批英才,被尊为“中国现代教育的一位创造者”。

  1937年7月,南开大学、南开中学被日军当做“抗日据点”,遭到持续轰炸、焚烧,文化殿堂沦为废墟,举世震惊。张伯苓的幼子张锡祜正在江西某空军基地紧张备战,得知消息,匆匆给父亲写下了这封信:“去年十月间大人于四川致儿之手谕,其中有引孝经句:‘阵中无勇非孝也’……望大人读此之后不以儿之生死为念!……倘有不幸虽负不孝之名,然为国而殉亦能慰双亲于万一也!”12天后,张锡祜奉命由江西吉安飞赴南京对日作战,在中途失事殉国,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6岁。

  得知儿子上战场时,张伯苓就曾在对南开中学学生讲话中表露心绪:“前几天我接到四儿子的来信……我不因为儿子赴前线作战,凶多吉少而悲伤,我反而觉得非常高兴。这正是中国空军历史上光荣的第一页,但愿他们能把这一页写好!”8月,张伯苓收到电报:四子锡祜为国捐躯。得知噩耗后,张伯苓怔了许久后,对身边人说:“吾早以此子许国,今日之事,自在意中,求仁得仁,复何恸为。”

  张伯苓之孙张元龙深受爷爷的教诲,谈到爷爷对他的影响时说道,“南开的精神……就是忠诚,忠诚你的国家,忠诚你的民族,忠诚你的朋友、你的组织,忠诚你的信仰,忠诚你的家庭。当民族国家出现危亡的时候,这些人是义不容辞地走在前边,贡献自己所有的一切。这种精神是经过历史实践考验的一种品质。”

  董毓华(1907-1939),湖北蕲春人,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先后担任过北平、平津、华北与全国学生救国联合会主席、冀东抗日联军政委、司令员和华北抗日联军司令员等职。发动与领导了震惊中外的一二·九运动和冀东抗日大起义。

  1935年,日本帝国主义制造华北事变,民族危机更加严重。北平大中学校学生在党的领导下,成立北平学生联合会,当时在中国大学学习的董毓华是学联的积极筹建者,并被推选为学联主席,在他的领导和组织下,北平学生抗日救亡活动蓬勃开展起来。他激励大家行动起来,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!在国难当头之际,我们要以身作则,唤起沉睡中的同胞。”同年,他推动成立天津市大中学校学生联合会,开始了天津学生抗日救亡运动的新高潮,打响了一二·九运动向全国拓展的第一炮。

  1937年,董毓华冒着生命危险,冲过敌人重重封锁前往武汉国民政府,力争华北人民抗日武装自卫委员会的合法地位。当时他的家乡离武汉很近,家中有年近古稀的老母亲、年轻的妻子和咿呀学语的独生女儿,都盼望能够见他一面。董毓华何尝不想念家中的老母亲和妻儿,但他认为自己重任在身,急需返回,无暇顾家。走之前他只匆匆给妻子写了一封短信,说明情况,请她原谅,并说:“等大陆上没有日本鬼子的时候,才有伦乐可谈。”

  催人泪下的无私情怀

  高文华(1904—1994),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35年10月至1937年12月在天津从事革命工作,任北方局书记兼河北省委书记,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、国家轻工业部副部长、水产部党组书记。中共七大、八大代表,第二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,第三至五届全国政协常委,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。

  1935年春,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下,河北党组织的斗争环境极为恶劣。党的活动经费异常紧张,直接影响着党的工作的开展,“没有经费,同志们不能出差,无法开展工作;北方局机关和同志们租住房屋的房东时时在催要房租……”当年在中共河北省委工作的同志们后来这样回忆。

  时任北方局书记兼河北省委书记的高文华心急如焚,想尽一切办法筹集经费,但收效甚微。万般无奈之下,高文华与妻子商量,决定用他们的儿子换钱以渡难关。他们强忍悲痛,把年仅4个月的唯一儿子,卖给了唐山的一位妇女,换回了50块光洋,“我爱人贾琏同志跟我商量,要卖掉我们的孩子,来维持一下这段困境。我们共有4个孩子,只有最小的是男孩(廖东光)。那年头,男孩比女孩要多卖钱呀,于是就把仅仅4个月大的儿子卖了50块光洋。”

  在高文华的回忆文章《1935年前后北方局的情况》中,平白地描述仍然可以让人想象当年抉择时的残酷:“分给王林(省委秘书长)10元,李大章(负责宣传工作)10元,解决吃饭问题。”正是这50块光洋,整整维持了河北省委机关3个月的生活,而省委书记高文华的唯一儿子,却从此永远离散。高文华后来在受访时候谈及“卖子筹经费”往事,含泪低下头,长久不说一句话,最后说道,“在当时的情况下,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。”

  共产党人心中不是没有亲情,是革命信仰让高文华在经费与儿子、工作与情感、党与个人间总是选择前者,正如高文华自己所言,“卖子筹经费,靠的是一种信仰支持。有了这个信仰,哪怕是个人的生命、血肉之躯都可以奉献出来。”

  为了党的事业和更多人不再受同样的苦痛,自己血肉之躯都可舍弃,还有什么不能割舍?共产党人坚定的革命信仰和催人泪下的无私革命情怀,激励着无数后来者奋勇向前。

  老一辈革命家具有崇高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深厚的民族感情,为了民族振兴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,乃至生命。这样的革命情怀孕育了优良淳厚的家风,这是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,内化于我们党的精神气质。今天,我们感受着革命先辈所涵养的家风传统,从中汲取全面从严治党的精神力量,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不懈奋斗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共天津市委党史研究室

  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执笔人:李占浦)